Posted on

lsp软件分享

  

白阳市高新园区管委会办公室卒任李伟才,在接到市委组织部的通知后,就去找管委会的主任诸葛谋。

“主任,组织部来通知了,说是新来的曾副主任今天就要到任,您看这个欢迎仪式怎么来安排?”李伟才恭恭敬敬地站在诸葛谋的面前,xiǎo声请示着。

像这种迎来送往的事情,什么级别是什么规格,都是有惯例可循的,李伟才这个园区的大管家,只要按照惯例去组织安排即可,但在白阳市的高新园区,这是行不通的,必须去请示诸葛谋,免得事后被诸葛谋挑出错来。

诸葛谋坐在宽敝的沙发椅里,手里捏着的,正是一份关于曾毅的简单资料,似乎看得有些出神,半天没回话。

李伟才就在心里骂了一句,诸葛谋八成又要出玩什么里格楞了!

高新园区的人,背后都喊诸葛谋是“狗头谋”,因为诸葛谋总喜欢在一些有章可循的事情上,搞出点xiǎo变化、xiǎohuā样来,以示自己与众不同、心思独特,但在大家看来,那都是自作聪明,很多时候,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就拿前段时间来讲,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省里要建一座新的医学院,但选址还没确定,诸葛谋立刻召集园区的领导集体商讨,然后拿出一份申请材料,报到省里去了,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。

换了是不知情的人,或许就真以为是诸葛谋想争取医学院落户,但李伟才清楚得很,诸葛谋这样做,只是想在上级领导的眼里露一下自己的名字,顺便提醒领导还有这么一个高新园区的存在。

这也不能怪诸葛谋,实在是高新园区现在成了一个大jī肋,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”如果自己再不主动出击,怕是就真要被领导忘到脑后山去了。

不过诸葛谋是“智者千虑,也有一失”,省里前几天下文了,决定把医学院落户白阳市高新园区。得到通知的那一刻,李伟才注意观察了”诸葛谋当时就是脸sè煞白,这几天更是闷闷不乐、一筹莫展。

能不愁吗?

当时诸葛谋想着这医学院,是怎么也不会落到高新园区来的,所以就把条件往高了说,医学院的地皮由园区无偿提供,另外”园区还承担三分之一的建设费用。

诸葛谋这么做,是因为知道方〖书〗记的夫人冯yù琴对这个项目很关注”他想在省领导面前充分表现一下,以示自己对省里项目的绝对拥护,谁知省领导果真遂了他的心愿,把医学院定在了高新园区。

上千亩的地还好说,园区的空地荒地很多,顶多就是收不到土地出让费罢了,但由园区承担的这一部分建设费用,可真把诸葛谋愁死了。现在园区内一个大企业没有,xiǎo企业数量不多,还半死不活的”根本收不上几个钱”就是园区管委会职工的工资,都还要向市要去筹措。

工资少点,福利少点,大家勒紧裤腰带”倒是也还能凑合,可诸葛谋这次空口白牙”一下就向省里承诺了四五亿的巨款,搞得管委会现在人心惶惶,生怕诸葛谋把医学院的事情压在自己的头上,那大家也只好解下裤腰带,上吊算了!

“以前都是怎么来安排的?”

诸葛谋淡淡问了一声,他把曾毅的那份履历都看出huā来了,说实话,履历倒是没有什么,就是这年龄,着实让人羡慕啊,二十四岁的xiǎo娃娃,就已经是副处级了,这还了得。

“按照惯例,副主任上任,可以组织在家的干部职工开个欢迎会,也可以召开党工委成员开会。”李伟才说完,就闭嘴站在一边,等着诸葛谋拿主意。

诸葛谋放下曾毅的履历,摸着下巴想了一会,道:“曾毅同志在南云县搞过招商工作,成绩不俗,是一员难得的干将,组织上派他来我们高新园区,将会极大充实我们的领导班子的战斗力,欢迎仪式还要热烈隆重一些。你通知下去,让园区内各单位副科级以上的干部,都过来参加欢迎仪式。”

“好,那我这就去安排!”

李伟才应了一声,就看黄片免费的应用合mén退了出去,心道狗头谋怕是又没安好心,八成是想趁新来的曾副主任不熟悉情况,把医学院的事情压给对方,如此大张旗鼓地欢迎一位二把手,说好听是重视,说不好听是把你先架高了,到时候让你想推脱都不好推脱啊!

看履历,这位新来的曾副主任怕是有些来头,可惜年轻了点,怕不是诸葛谋这种老狐狸的对手,今天真要是稀里糊涂接了这摊子事,可真够他喝一壶的。

心里叹了口气,李伟才去给各单位平了通知。

曾毅此时刚驶入高新园区的地盘,这里距离荣城确实挺近的,虽然路上有点堵车,还有红灯,但曾毅从家里出来,到进入高新园区的地界,也只huā了半个xiǎo时多一点的时间。

出了城,路两边的建筑就少了很多,往前再走一截,就能看到一个巨大的横幅广告,上面写着两行大字:“创业乐园,财富沃土,白阳高新科技园区欢迎您!”

广告牌很是阔气鲜yàn,只走进去之后看到的情景,能让人心里凉半截。

路倒是修得很到位,双向六车道的大马路,两边每隔五十米就是一盏巨大的霓虹灯,看起来很大气,可惜路上总共就没几辆车在跑,当地的老农,还在路面上摊开一堆一堆的麦子和yù米暴晒。

曾毅留神看了一下,跟自己擦肩而过的车共有八辆,其中五辆是驾校的车,敢情他们都把这里的大马路,当作是练车的好场地了。

路两边的地里种满了庄稼,也有不少蔬菜大棚,再往里走,偶尔才能看到一两个厂区,不过也都是铁将军把mén,透过锈迹斑斑的栅栏mén,能看到里面的厂区长满了荒草,看来企业早就从这里撤走了。

路过管委会的大楼时”曾毅看到几个工作人员正在mén口摆huā盆,应该是在做欢迎的工作,管委会的大楼倒是阔气得很,湛蓝的玻璃外墙在阳光下褶褶生辉。

曾毅没有停下,而是从管委会楼前快速驶过,他要先去白阳市委组织部报到”由组织部派人领着过来赴任,才算是正式上任。

白阳市的高新园区”更靠近荣城一些,曾毅从园区穿过,又驶了有十多分钟,才进入了白阳市市区。他这一年来换了好几个的衙mén,对于报到的流程已经是非常熟悉了,问清楚路后”就直接到了白阳市委组织部。

报到谈话之后,曾毅就找到了今天要送他上任的区县干部科副科长刘凤鸣。

刘凤鸣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健谈,跟曾毅上了车子之后,就道:“曾主任年纪轻轻,就获得组织上的重用,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曾毅笑了笑,“刘科长,这都是组织上信任,我现在还是有些惶恐的!”

刘凤鸣是老组织了,虽说混得有些不得意”但在组织部待久了,也练出一双火眼金睛来,一看曾毅的履历,他就知道这是下来镀金的,有意指点道:“当初设立这个高新园区”市里是想利用靠近荣城的优势,来促进白阳的发展”已经做了有好几年了,现在曾主任的到来,我想肯定会为高新园区带来一番新气象的。”

这些事情,曾毅已经从唐浩然那里知道了,不过他还是说了一些感激的话,毕竟是第一次见面,互相又不知根底,刘凤鸣能给你提这个醒,已经很难得了,这是怕自己过去之后新官上任三把火,在不了解内情的情况,搞出什么圆不住的漏子。

刘凤鸣看曾毅领了自己这个情,也是不由眼前一亮,心道这个曾主任虽然年轻了点,但好像还是很有道行的,不完全是镀金货啊,他笑道:“以后就都是白阳市的干部了,你我算是同事,还要多多走动才是啊。”

曾毅就道:“以后少不了要请刘科长到咱们高新区检查指导工作。”

刘凤鸣呵呵笑了两声,打了个哈哈,就望着车窗外,他已经看到管委会的大mén口,站了黑压压的一群人。

“刘科长,您可是很久没来我们高新区了!”诸葛谋上前几步,主动握住刘凤鸣的手,道:“同志们都很是想你啊!”

刘凤鸣呵呵一笑,道:“谋主任既然提出批评了,那我以后一定要常来啊!”刘凤鸣显得很热切,虽说诸葛谋这个人没什么大才,把高新区搞得很差劲,但毕竟诸葛谋是市长眼里的红人,他可是不敢太摆架子了。

“这位就是曾毅同志吧!”诸葛谋又拉住曾毅的手,笑呵呵道:“果然是年轻有为啊,咱们高新区是新区,起步晚,底子薄,就缺你这样有活力、有干劲、敢打敢拼的年轻丰部啊。”

“火车跑得快,还靠车头带!谋主任就是咱们高新区的火车头,有你在前面带路,我们只要跟在你后面出力使劲就行了!”

曾毅瞄了一眼,发现mén前那些huā盆,果然是为了欢迎自己才摆上去的,这倒跟自己当时去南云县的场景是天壤之别啊,人家既然如此热情,曾毅也就说得非常客气,给诸葛谋带了顶高帽子。

诸葛谋果然很高兴,心道这今年轻人可真是会说话啊,火车头,不错,不错,他一抬手,把刘凤鸣和曾毅都让进了管委会。

走进三楼的大会议室,看着里面坐了足有百十号人,刘凤鸣也是有些意外,只不过是迎接一位二把手到任,高新区竟然搞出如此大的阵仗,就是诸葛谋有心要巴结新来的镀金公子哥,也不至于做得如此露骨吧。

刘凤鸣被诸葛谋让到了〖主〗席台的〖中〗央,刘凤鸣只客气了一句,也就端坐了下去,毕竟他是代表组织部来的,坐这里是应该的。

等众人按次序坐好,刘凤鸣就宣布了曾毅的任命,然后按照上级组织部拟定的说法,对曾毅进行了好一番赞扬:“曾毅同志是组织培养出的一名优秀干部,政治过硬、作风优良,而且懂经济、重民生…………希望他能在新的岗位上,继续保持,勇于开拓,作出新的成绩。”,诸葛谋带头鼓掌,笑着请曾毅也讲两句。

曾毅向来很少讲那些套话,就直截了当道:“高新区是新区,这就需要我们更加努力地去做事,这里我只讲一句,今后我一定会身先士卒、以身作则,望大家与我共勉!”

诸葛谋还没反应过来,曾毅已经讲完了,只得又笑呵呵接着鼓掌,道:“曾主任讲的好,很实在嘛!”

散会之后,诸葛谋把刘凤鸣送到楼下,临上车的时候,刘凤鸣道:“这次高新区能把省里的医学院给争取了过来,真是一件大好事。来的时候,阅部长找我去谈话,说曾副主任是卫生厅出来的干部,在这方面经验丰富,人脉关系也熟络“……”,站在后面三步远的李伟才听到这句话,脸sè就很奇怪,他是想笑,却不得不硬憋着。诸葛谋今天费尽心思,卖足了面子,就是想把医学院的事情压给新来的曾副主任,没想到还是“智者千虑,也有一失”,原来人家曾副主任根本就是带着项目下来的。

这样yīn差阳错的事情,在诸葛谋身上都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,次次如此,让人不佩服都不行啊!

医学院的事,只有省领导才有权决定,李伟才的心思就活动开了,看来曾副主任的来头着实不xiǎo,这是超级定向镀金啊!上面指定了让他来负责这件事,肯定就是要给他做一份大大的政绩,医学院建成之日,怕就是曾副主任升迁之时啊。

送走刘凤鸣,李伟才就看诸葛谋脸sè很是不好。

进mén遇到几个经济发展局的xiǎo干部,xiǎo干部上前向诸葛谋打招呼,诸葛谋却沉着脸道:“还站在这里干什么,都不用工作了吗?”

几个xiǎo干部顿时吓得作了鸟兽散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